溪水无绵

宫本总司 天宫伊织 4

天宫再大些时候,除了跟在三个男孩子后面识字,祭司还安排奶娘教她


礼仪,天宫学得很快但不爱这些,她喜欢跑去练武场看三个男孩子练功


,并在旁边有模有样学起动作来。


跟祭司磨了两年后,有天,鬼哭大人提起一把大刀扔在地上,说,你能


让它离开地上一寸,我便让你学武。被扔在地上的大刀震得地上的尘卷


起来扑天宫一脚的灰,铁色的兵器冷冷躺在地上,等待着挑战。宫本心


想着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平时他三个男孩都是用吃奶力气才能把大刀扛


起来,小小的伊织别说一寸,她能推得动一厘才怪。


只见伊织眼球一转,宫本瞧着她转得真好看,就听她说:等着!一溜烟


就跑不见人影,留鬼哭和三个男孩丈二摸不着头脑。


一刻后,天宫回来,嘴巴上还沾着白色的饭粒,宫本想起他平时总哄着


她吃光碗里的饭,都是说,我们吃饱才有力气练功。。。莫非她跑去吃


饭了。。。


只见天宫把头上的蝴蝶结拆下来,往腰上把宽大的衣袍扎紧,学着他们


平常扎马步的样子,下蹲,用双手插进土里去抓大刀把柄,大喝一声。


。。


大刀纹丝不动。。。。


天宫再试着几个姿势,大刀还是纹丝不动。。。


鬼哭只好说:伊织,回去好好练字。


天宫不服气地说,谁也不准碰这把刀,我伊织一定会把它提起来的!你


们谁也不、准、碰这把刀!


宫本觉得,伊织身上有很特别的气质,她穿着粉红色的和服,扎着粉红


色的蝴蝶结,坐在樱花树下学茶艺时候,样子是恬静的;练书法的时候


,样子是沉静的;跟在他们身后跑的时候,脚步是飞快的;爬树掏鸟窝


的时候,动作是迅速的;掏到鸟蛋,她是天真想带回去养的;鸟蛋孵不


出来鸟,她是干瘪着小嘴哭泣的;他们抓来稚鸟放在被窝骗伊织时候,


她是默默把鸟放回鸟窝的;此刻达不到鬼哭大人提刀要求的她,样子是


倔强的,宫本觉得这点很像他,不亏伊织喜欢跟在他后面。而旁边的泪


非常为伊织担忧,赤羽觉得美丽的伊织放话时候非常有震慑力,其实有


点凶。。。


大刀就这样躺在地上,伊织天天跑过来提大刀。一日四五餐地喂饱自己


,一日十几回试着提起大刀,有时候宫本不知道伊织是不是吃胖了还是


提刀时候鼓气时脸颊气鼓鼓样子看错了眼。


伊织见自己提不起大刀,就开始想办法先练力——提其他武器,但她大


概只能提到手里剑这些,奶娘在旁紧张求着鬼哭不让她去提长剑那些危


险武器,怕她不小心划到自己,鬼哭其实想解释下,我没有给你那么长


的时间啊,但倔强的伊织让鬼哭不忍制止她,任她到处找重的物件练臂


力。奶娘除了看着她提醒她小心,便是跑去祭司大人那哭,哭她把自己


弄得青一块紫一块,磕磕碰碰每天都在受伤,女孩子手指上长满血泡和


小肉茧,晚上睡觉胳膊疼到掉眼泪也不吭声。。。


伊织努力半个月后,那天下起雨,伊织扒过饭之后又跑去练功场,在雨


中成个落汤鸡,冰冷的武器也变得滑手,滑脱几次后,伊织把腰上丝带


拆下来把自己手和把柄缠在一起(把柄手抓处小有空隙让伊织手指、丝带


等物穿过去),双手提住大刀,卯足力气,将大刀一点点提起来。


“伊织加油!伊织加油。。。”不远处,屋檐下的宫本三孩子忍不住给


伊织加油打气,鬼哭和祭司在一旁默默看着。


伊织真的一点点把大刀提起一寸过后再放下来,后力让伊织弹坐在地上


,顾不上自己身上泥泞,爬起来跑到祭祀和鬼哭面前,说:说话算话!


晚上,伊织就发烧了,奶娘又是一顿哭,一边喊人去请医部医者过来,


一边找人去请祭司和鬼哭。因为伊织白天的事情,住对屋的三个小伙伴


也热血一天,迟迟没睡下,宫本耳尖听到了外面声响,下床披着外袍跑


出房门,见大伙都往伊织屋里,心头一阵焦虑跑过去,看里面一阵忙乱


,帮不上忙的宫本站在一旁想拉着伊织小手,被鬼哭拉开,这时泪和赤


羽也过来了,鬼哭见孩子们都来了,喊奶娘把几个孩子们隔离到房间外


屋去。


医者诊断抓药熬药喂药忙到半夜,伊织的烧逐渐在退,大家才放心下来


,祭司命大伙都回去睡觉,宫本不肯,连带泪和赤羽也不肯,鬼哭便安


排人在伊织房间外屋铺上榻榻米和被子,让孩子们睡在外屋。


祭司遣奶娘去睡,自己坐在一旁守着伊织,鬼哭便坐在祭司后面一旁。


半夜,宫本迷迷糊糊听到鬼哭和祭祀谈了些话:。。。本来。。。她。


。。还是。。。一觉醒来宫本也忘记了他听到什么,可能是自己做梦。


伊织第二天烧全退了,但被奶娘压在屋子里休息了三天。


三天过后,鬼哭来看伊织,问伊织好了没。伊织赶紧回答,好了。鬼哭


便说:那今天开始,你和宫本他三人一起来练功。


伊织欢快地跟着鬼哭去了,奶娘在后面把手帕都要揉烂了。


四个孩子都是练武的好苗子,宫本更是个练武天才,鬼哭带着他们练根


基,年少时能判断每个孩子功体属性,各自擅长什么,但大体差距就目


前并不大。


宫本练功之余就喜欢研究另外三个孩子,赤羽头脑非常灵活,在学堂被


夫子称赞,常常被祭司大人拉走;泪活泼但话不多,和他都是埋头苦学


;伊织。。。她学得很快,根基也越练越扎实(我还没研究出金光武学


,心里默念自己先不要纠结),宫本比较纳闷的是,等到伊织开始学招式


,练习武器时候,鬼哭大人让她学的就是大刀,鬼哭特地为她身高体重


打造了从小到大尺寸的大刀,每次她“抱着”高她大半个头的长刀时候


,宫本一次又一次觉得她气质十分与众不同。。。(宫本你是不是觉得


她就是个暴力萝莉啊,我好像把画风写歪了)。


其实看见伊织练功的人都觉得奇怪,女子学长刀,不应该是手里剑或者


短匕首等灵活轻巧的武器,甚至以伊织臂力学暗器也是非常可行的。这


种问题,宫本等人不是没问过鬼哭,但鬼哭每次都轻描淡写说一句,她


适合长刀。


一直到伊织二十岁,她在西剑流虽被安排天王职位,却从未出过任务,


祭司一直以她未成气候为原因,一直留在西剑流后面做后勤,而大家深


知伊织实力。


其实这几年西剑流有许多变化,祭司大人在后来,收了个徒弟,把四个


孩子分开之后,越来越足不出密室。鬼哭大人在一次灵鞭惩罚后被祭司


大人封体起来。宫本武功进步神速,创下许多功劳成为四大天王之首;


赤羽足智多谋成为西剑流的军师;月牙泪性格越发沉稳,并回到月牙一


族修炼月牙族武功秘籍;而伊织身边,那个爱哭的奶娘早已不在了。。



“樱·月断”当伊织腾上半空,将对方刺手的一个大将挥刀解决后,站


立到地面,脚步不稳。。。她拖着半渗血的身躯回到西剑流根据地,宫


本远远就飞过来接住她缓落的身体。。。伊织深知道自己并不是未成气


候,这次自作主张,带着一组人,挡住了东剑道对西剑流某一处营地袭


击,伊织武力虽高,但少有作战经验的她,吃了对方大将一刀,虽闪开


一寸,避开要处,还是砍入血骨。


当宫本抱住她,摸到整个右臂衣袖沾满了鲜血,脸颊苍白如雪,宫本大


骇,在雪地里狂喊医部大夫。。。


那一夜是宫本从未体验过的恐惧,他害怕他会失去伊织,害怕失去自己


最重要的东西,他坐在伊织床头,颤抖抓起伊织的左手,将头埋在她手


掌里,一边流眼泪,一边喊着她名字。


伊织躺了大半个月,又静养了三个月的伤,便开始生龙活虎起来。宫本


恐惧过,害怕过,但心里始终明白,无论自己怎么心疼她,都无法阻止


她,自己再怎么守护她,也不及让她自己强大起来。


经过此事,伊织确立天王的实力,往后几年建立功绩,成为四大天王里


最神秘的天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唉,自己在写什么,这篇原本预想写伊织自己为了证明自己,勇挫东剑道,杀对方大将戏码。。。但因为想写可爱伊织小小伊织抱大刀的细节,写长了,变成后面写简单了。

也许会改文,因为我预计自己应该会写成大纲和细节设定,加一点思维发散。

也许不会。因为懒,因为写文要投入很多感情。一句话懒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