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水无绵

宫本总司 天宫伊织(依旧没想好题目)2

总是在半夜写,脑袋里面都是卡着一段一段的,似乎连不上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秋时分,雨水多,连绵下了几天仍未停,山上已无行人,红色瓦砾的小亭下站了个人。风卷着雨水,人也早浸在湿冷的衣服里,但毫无妨碍她等人之心。

最近西剑道终于灭了东剑道,但义父的样子也越发着魔,计划着向中原进攻,找寻适合寄体复活流主,众人虽本是士气大增,但其实内部气氛越发压迫人。特别是宫本,多次进入义父密地,每回出来是一次比一次沉默,他虽然对她也不说,但是伊织已经察觉他背后所做的事。今天他命人送来信纸约她在此地等,她已经有预感该来的还是要来了。。。

手中油纸伞几乎要揉断在手中,湿冷的衣衫也安静不下百般凌乱的心。。。

等了一个半时辰,终于等的人才姗姗来迟,宫本也全然一副落汤鸡模样,身上的水流得比雨还大。

伊织本是全然绷紧在等他,还没松下一口气,见他这般模样,心又一阵阵抽紧,提着雨伞,一边打开一边冲出小亭去遮雨中的人。

这时分已经能感到寒凉,道上樱花树半干枯的样子,当伊织靠近宫本立即感受他身上寒凉之气,把他拖进凉亭,全然不顾地抱紧眼前的人。

宫本抬起双臂回抱她,埋在她颈边,道,

“伊织,你怎么这么冷?"

“你抱紧我就不冷了。”

“是我不好,让你久等了。。。”

两人互相紧抱住一团,在雨中远看像对被人们千古传唱的恋人石像。

待人体温度找回一点点温暖时候,宫本将两人距离拉开,干燥的喉头带出的声音沙哑着:“伊织。。。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伊织与他四目相对,眼波流转的是知心知底的信任和了解。

“你说。”

“在我心里面最重要是你,还有义父,这是我一生想守护的,可是东剑道的事情让我明白不能让义父继续下去,我更不能让他。。。”对你做出我无法挽回的事情。

“义父再这般执着下去,杀戮征战,绝无终途。我受义父大恩,可以为他而死,也因为这样,我不愿意他一错再错。”

“所以我。。。要离开西剑流。”

终究还是说出口,一直以来他心思到他现在的决定,他从未跟任何人说过半句,即便同是西大天王的信和泪。

短暂的沉默,最隔在咽喉的那句话,一个不敢说,一个不敢问,危险的决定,未知的未来。。。

最后是伊织先开了口。

“我会留在西剑流。”

 “光大西剑流,统一霸业一直是义父的心愿,他寄望复活流主,用绝对武力让西剑流统治天下,到时天下一样会和平。”

“总司,西剑流有太多我们要守护的东西了,那是我们的家园,有恩重如山的义父,还有信和泪等兄弟手足。虽然西剑流刚挫败东剑道,拿下东瀛的势力,但势力未稳,虎视眈眈的暗藏势力到处是,义父又计划着中原拓展,你的此刻离开对义父就是失去重要臂膀,对西剑流最大打击。”

“所以我会留下守护着我们最重要的东西!”

“总司,你好之为之。”

长年练武,刀山火海,让身为女子的伊织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魄力和英姿,可是眼前的人明明就比自己瘦小多了,像这样抱过住,就可以把瘦小的肩膀揽住。。。

相拥半刻后,两人才依依不舍分开,也许下次再相见便是仇人了。

宫本将腰间一直陪伴自己的佩刀解下,放到伊织手中。

“伊织,让泪照顾你。。。不要等我。”

伊织结果佩刀,按在自己胸口,深深吸过一口气,决然对上宫本眸子。

“宫本,你走吧,以后我的人生再和你无关。”

早在他来之前,早在雨水淋透自己之前,伊织便知道自己决定,自己和宫本一直要守护的东西,如今宫本要走的路将是一条和自己交错的路,紧抓着佩刀,伊织背对着宫本,一直在他身影消失在雨中,泪才流下来。

雨仿佛是无尽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来只是想写简单的宫本和伊织的故事,不要过多描述,不要过多内容,两个有着同样信念却不同路的两个成年人的爱情故事。

想想一个离开西剑道,创立和自己恩义对立的组织;一边守护组织却一边等待爱人的女子,我很心疼师娘呢。
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