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水无绵

手渣图。昨天逛OCE买到的儿童彩铅,今天试笔。太滑了,特别在画菌丝嘴巴时候,卡铅。。。有特色嘴巴画成了樱桃小嘴,真的把菌丝画成妹子了。

昨天还沉迷在菌丝男神力MAX中,今天就被虐了,我就画图虐温。。。恶性循环,互相来伤害啊2333

宫本总司 天宫伊织 4

天宫再大些时候,除了跟在三个男孩子后面识字,祭司还安排奶娘教她


礼仪,天宫学得很快但不爱这些,她喜欢跑去练武场看三个男孩子练功


,并在旁边有模有样学起动作来。


跟祭司磨了两年后,有天,鬼哭大人提起一把大刀扔在地上,说,你能


让它离开地上一寸,我便让你学武。被扔在地上的大刀震得地上的尘卷


起来扑天宫一脚的灰,铁色的兵器冷冷躺在地上,等待着挑战。宫本心


想着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平时他三个男孩都是用吃奶力气才能把大刀扛


起来,小小的伊织别说一寸,她能推得动一厘才怪。


只见伊织眼球一转,宫本瞧着她转得真好看,就听她说:等着!一溜烟


就跑不见人影,留鬼哭和三个男孩丈二摸不着头脑。


一刻后,天宫回来,嘴巴上还沾着白色的饭粒,宫本想起他平时总哄着


她吃光碗里的饭,都是说,我们吃饱才有力气练功。。。莫非她跑去吃


饭了。。。


只见天宫把头上的蝴蝶结拆下来,往腰上把宽大的衣袍扎紧,学着他们


平常扎马步的样子,下蹲,用双手插进土里去抓大刀把柄,大喝一声。


。。


大刀纹丝不动。。。。


天宫再试着几个姿势,大刀还是纹丝不动。。。


鬼哭只好说:伊织,回去好好练字。


天宫不服气地说,谁也不准碰这把刀,我伊织一定会把它提起来的!你


们谁也不、准、碰这把刀!


宫本觉得,伊织身上有很特别的气质,她穿着粉红色的和服,扎着粉红


色的蝴蝶结,坐在樱花树下学茶艺时候,样子是恬静的;练书法的时候


,样子是沉静的;跟在他们身后跑的时候,脚步是飞快的;爬树掏鸟窝


的时候,动作是迅速的;掏到鸟蛋,她是天真想带回去养的;鸟蛋孵不


出来鸟,她是干瘪着小嘴哭泣的;他们抓来稚鸟放在被窝骗伊织时候,


她是默默把鸟放回鸟窝的;此刻达不到鬼哭大人提刀要求的她,样子是


倔强的,宫本觉得这点很像他,不亏伊织喜欢跟在他后面。而旁边的泪


非常为伊织担忧,赤羽觉得美丽的伊织放话时候非常有震慑力,其实有


点凶。。。


大刀就这样躺在地上,伊织天天跑过来提大刀。一日四五餐地喂饱自己


,一日十几回试着提起大刀,有时候宫本不知道伊织是不是吃胖了还是


提刀时候鼓气时脸颊气鼓鼓样子看错了眼。


伊织见自己提不起大刀,就开始想办法先练力——提其他武器,但她大


概只能提到手里剑这些,奶娘在旁紧张求着鬼哭不让她去提长剑那些危


险武器,怕她不小心划到自己,鬼哭其实想解释下,我没有给你那么长


的时间啊,但倔强的伊织让鬼哭不忍制止她,任她到处找重的物件练臂


力。奶娘除了看着她提醒她小心,便是跑去祭司大人那哭,哭她把自己


弄得青一块紫一块,磕磕碰碰每天都在受伤,女孩子手指上长满血泡和


小肉茧,晚上睡觉胳膊疼到掉眼泪也不吭声。。。


伊织努力半个月后,那天下起雨,伊织扒过饭之后又跑去练功场,在雨


中成个落汤鸡,冰冷的武器也变得滑手,滑脱几次后,伊织把腰上丝带


拆下来把自己手和把柄缠在一起(把柄手抓处小有空隙让伊织手指、丝带


等物穿过去),双手提住大刀,卯足力气,将大刀一点点提起来。


“伊织加油!伊织加油。。。”不远处,屋檐下的宫本三孩子忍不住给


伊织加油打气,鬼哭和祭司在一旁默默看着。


伊织真的一点点把大刀提起一寸过后再放下来,后力让伊织弹坐在地上


,顾不上自己身上泥泞,爬起来跑到祭祀和鬼哭面前,说:说话算话!


晚上,伊织就发烧了,奶娘又是一顿哭,一边喊人去请医部医者过来,


一边找人去请祭司和鬼哭。因为伊织白天的事情,住对屋的三个小伙伴


也热血一天,迟迟没睡下,宫本耳尖听到了外面声响,下床披着外袍跑


出房门,见大伙都往伊织屋里,心头一阵焦虑跑过去,看里面一阵忙乱


,帮不上忙的宫本站在一旁想拉着伊织小手,被鬼哭拉开,这时泪和赤


羽也过来了,鬼哭见孩子们都来了,喊奶娘把几个孩子们隔离到房间外


屋去。


医者诊断抓药熬药喂药忙到半夜,伊织的烧逐渐在退,大家才放心下来


,祭司命大伙都回去睡觉,宫本不肯,连带泪和赤羽也不肯,鬼哭便安


排人在伊织房间外屋铺上榻榻米和被子,让孩子们睡在外屋。


祭司遣奶娘去睡,自己坐在一旁守着伊织,鬼哭便坐在祭司后面一旁。


半夜,宫本迷迷糊糊听到鬼哭和祭祀谈了些话:。。。本来。。。她。


。。还是。。。一觉醒来宫本也忘记了他听到什么,可能是自己做梦。


伊织第二天烧全退了,但被奶娘压在屋子里休息了三天。


三天过后,鬼哭来看伊织,问伊织好了没。伊织赶紧回答,好了。鬼哭


便说:那今天开始,你和宫本他三人一起来练功。


伊织欢快地跟着鬼哭去了,奶娘在后面把手帕都要揉烂了。


四个孩子都是练武的好苗子,宫本更是个练武天才,鬼哭带着他们练根


基,年少时能判断每个孩子功体属性,各自擅长什么,但大体差距就目


前并不大。


宫本练功之余就喜欢研究另外三个孩子,赤羽头脑非常灵活,在学堂被


夫子称赞,常常被祭司大人拉走;泪活泼但话不多,和他都是埋头苦学


;伊织。。。她学得很快,根基也越练越扎实(我还没研究出金光武学


,心里默念自己先不要纠结),宫本比较纳闷的是,等到伊织开始学招式


,练习武器时候,鬼哭大人让她学的就是大刀,鬼哭特地为她身高体重


打造了从小到大尺寸的大刀,每次她“抱着”高她大半个头的长刀时候


,宫本一次又一次觉得她气质十分与众不同。。。(宫本你是不是觉得


她就是个暴力萝莉啊,我好像把画风写歪了)。


其实看见伊织练功的人都觉得奇怪,女子学长刀,不应该是手里剑或者


短匕首等灵活轻巧的武器,甚至以伊织臂力学暗器也是非常可行的。这


种问题,宫本等人不是没问过鬼哭,但鬼哭每次都轻描淡写说一句,她


适合长刀。


一直到伊织二十岁,她在西剑流虽被安排天王职位,却从未出过任务,


祭司一直以她未成气候为原因,一直留在西剑流后面做后勤,而大家深


知伊织实力。


其实这几年西剑流有许多变化,祭司大人在后来,收了个徒弟,把四个


孩子分开之后,越来越足不出密室。鬼哭大人在一次灵鞭惩罚后被祭司


大人封体起来。宫本武功进步神速,创下许多功劳成为四大天王之首;


赤羽足智多谋成为西剑流的军师;月牙泪性格越发沉稳,并回到月牙一


族修炼月牙族武功秘籍;而伊织身边,那个爱哭的奶娘早已不在了。。



“樱·月断”当伊织腾上半空,将对方刺手的一个大将挥刀解决后,站


立到地面,脚步不稳。。。她拖着半渗血的身躯回到西剑流根据地,宫


本远远就飞过来接住她缓落的身体。。。伊织深知道自己并不是未成气


候,这次自作主张,带着一组人,挡住了东剑道对西剑流某一处营地袭


击,伊织武力虽高,但少有作战经验的她,吃了对方大将一刀,虽闪开


一寸,避开要处,还是砍入血骨。


当宫本抱住她,摸到整个右臂衣袖沾满了鲜血,脸颊苍白如雪,宫本大


骇,在雪地里狂喊医部大夫。。。


那一夜是宫本从未体验过的恐惧,他害怕他会失去伊织,害怕失去自己


最重要的东西,他坐在伊织床头,颤抖抓起伊织的左手,将头埋在她手


掌里,一边流眼泪,一边喊着她名字。


伊织躺了大半个月,又静养了三个月的伤,便开始生龙活虎起来。宫本


恐惧过,害怕过,但心里始终明白,无论自己怎么心疼她,都无法阻止


她,自己再怎么守护她,也不及让她自己强大起来。


经过此事,伊织确立天王的实力,往后几年建立功绩,成为四大天王里


最神秘的天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唉,自己在写什么,这篇原本预想写伊织自己为了证明自己,勇挫东剑道,杀对方大将戏码。。。但因为想写可爱伊织小小伊织抱大刀的细节,写长了,变成后面写简单了。

也许会改文,因为我预计自己应该会写成大纲和细节设定,加一点思维发散。

也许不会。因为懒,因为写文要投入很多感情。一句话懒。

宫本总司 天宫伊织 3

昨晚的东皇战影虐我师娘!狂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宫本总司第一次见天宫伊织,是在天宫还在襁褓中时。


世道一直不太平,祭司把她带回来时候,襁褓还沾着血液,听说是带回个女娃,宫本和泪带着好奇去看时候,祭司正抱着女娃用着干净的草杆喂她喝水


,旁边站了个女眷,正在说话。


“这娃眼睛水汪汪真好看。这小脸瘦的怕是有一段时间喂不足奶水,但脸蛋上还能偷着红,这娃儿一定很好养。”


西剑流的小娃儿不多,像宫本和泪这时都已经是大童了,他看到祭司的脸上浮着那种表情,那是他在更小时候鲜少见过的表情,不,这比他小时候看到


的感受到的还要温柔,虽然祭司的脸常人都不敢直视,骷颅一般的脸上的表情不仅难读解,而且还让他人恐惧害怕,甚至恶心,但对于义子的自己来说


,即便那种表情稍纵即逝他也能捕捉得到。宫本突然对这个娃儿充满好奇。


他慢慢靠近祭司和女娃,先喊祭司,再转头看见的是包裹着女娃沾着干枯血液的布料,于是他伸出小手拉开布料瞧里面的娃儿。


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天宫伊织。


小小的,像块白肉团,睁着的眼睛水汪汪像一片汪洋,只有脸蛋上和嘴唇透了一点粉红。


宫本忍不住去戳她在蠕动的小嘴,却料想不到小指刚放过去,小娃儿一下子吸住他小指,宫本以为会被咬痛,实不知这么小娃儿还没长牙齿,也根本没


什么力气,只觉手指传来一股麻流和酸意。


站在一旁一位女眷笑道:“这娃儿饿了!”


“祭司大人。。。”站在一旁远远的泪,也是来看女娃的,见祭司在,不敢上前,但远远瞧见女娃又忍不住蹭上去,待终于瞧清楚女娃,立即激动抓住


宫本袖子说:“宫本她真可爱!”


"祭司大人我可以抱抱她吗?”泪转头望向祭司。原本还沉溺在手指被吸住的宫本也抬起头,听到泪的话,心想要争取第一个抱女娃。


“不行,你们太小了,不会抱会把她摔着的。”旁边女眷担忧地说。


祭司也觉得如此,抱起女娃,交给旁边的女眷。


“带下去好好照看。”


“是,祭祀大人。”


宫本和泪只好眼巴巴看着女娃被带走。


往后,宫本和泪学文练武一停下来就往女娃住处去,只觉得天天看不腻,到终于被放心可以抱女娃时候,泪悄悄跟宫本说,真的好害怕会抱着抱着不小


心女娃就掉到地上。宫本抱着时候,只觉不舍放手,心里油然升起一种感觉,默默想着这是不是那天祭司大人抱着她的感觉,多年以后,当小小女娃变


成亭亭玉女时候,他才明白这种感觉叫幸福。


女娃长得很快,眨眼间,就会走会跑会跟在他后面喊他宫本。


祭司给她取名“天宫伊织”,她的真正身份和来历一直是个谜,祭司差遣了个那位女眷,其实是位奶娘,从此奶娘便照顾伊织起居,奶娘善女红,平日


里常给她做装扮,最喜欢用粉红色丝稠给她扎一个大蝴蝶结按在她发顶,当她跟在宫本和泪后面时,蝴蝶也跟着一颤一颤的像活着的蝴蝶。


几年后,祭司从西剑流里的赤羽一族带回一个孩子,叫信之介。


他们在庭院里相见,秋天红色枫叶照亮着了整个庭院,跟在祭司大人后面的赤羽,穿了和枫叶同色系的和服,妹妹头后面扎着高高马尾。泪看见赤羽后


,两眼发光,高兴得从坐垫上跳起来。


伊织那天穿了件新衣,红色的绸缎绣着粉色的樱花,再在头顶扎个粉色蝴蝶结,又在旁插了樱花样式的穗子,汲着木屐,徐徐走出圆形的门槛(?)。


赤羽也看得两眼发光,这像泪印过来的表情,原本也以为赤羽是个女孩子的宫本立刻闪过一股危机!


当伊织满怀笑容走过去拉起赤羽小手,左右摆动头颅打量着赤羽时,赤羽两颊浮上两片红云。


泪内心欢腾着。


伊织高兴地把头上穗子拿下来,插到赤羽马尾上,开心说:“妹妹插这个好可爱!”


赤羽脸刷一下绿了。


“伊织,他是男孩子!”祭司淡淡地说。


“男孩子!”泪一阵惨叫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月牙泪在剧里戴兜帽,挖自己两眼,性格看起来像是四大天王里最沉得住的人,算人物破格吗?233,但写他对女孩子期待度活泼一点点,毕竟对方是妹妹头的菌丝,激动一点点无所谓2333.


宫本总司 天宫伊织(依旧没想好题目)2

总是在半夜写,脑袋里面都是卡着一段一段的,似乎连不上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秋时分,雨水多,连绵下了几天仍未停,山上已无行人,红色瓦砾的小亭下站了个人。风卷着雨水,人也早浸在湿冷的衣服里,但毫无妨碍她等人之心。

最近西剑道终于灭了东剑道,但义父的样子也越发着魔,计划着向中原进攻,找寻适合寄体复活流主,众人虽本是士气大增,但其实内部气氛越发压迫人。特别是宫本,多次进入义父密地,每回出来是一次比一次沉默,他虽然对她也不说,但是伊织已经察觉他背后所做的事。今天他命人送来信纸约她在此地等,她已经有预感该来的还是要来了。。。

手中油纸伞几乎要揉断在手中,湿冷的衣衫也安静不下百般凌乱的心。。。

等了一个半时辰,终于等的人才姗姗来迟,宫本也全然一副落汤鸡模样,身上的水流得比雨还大。

伊织本是全然绷紧在等他,还没松下一口气,见他这般模样,心又一阵阵抽紧,提着雨伞,一边打开一边冲出小亭去遮雨中的人。

这时分已经能感到寒凉,道上樱花树半干枯的样子,当伊织靠近宫本立即感受他身上寒凉之气,把他拖进凉亭,全然不顾地抱紧眼前的人。

宫本抬起双臂回抱她,埋在她颈边,道,

“伊织,你怎么这么冷?"

“你抱紧我就不冷了。”

“是我不好,让你久等了。。。”

两人互相紧抱住一团,在雨中远看像对被人们千古传唱的恋人石像。

待人体温度找回一点点温暖时候,宫本将两人距离拉开,干燥的喉头带出的声音沙哑着:“伊织。。。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伊织与他四目相对,眼波流转的是知心知底的信任和了解。

“你说。”

“在我心里面最重要是你,还有义父,这是我一生想守护的,可是东剑道的事情让我明白不能让义父继续下去,我更不能让他。。。”对你做出我无法挽回的事情。

“义父再这般执着下去,杀戮征战,绝无终途。我受义父大恩,可以为他而死,也因为这样,我不愿意他一错再错。”

“所以我。。。要离开西剑流。”

终究还是说出口,一直以来他心思到他现在的决定,他从未跟任何人说过半句,即便同是西大天王的信和泪。

短暂的沉默,最隔在咽喉的那句话,一个不敢说,一个不敢问,危险的决定,未知的未来。。。

最后是伊织先开了口。

“我会留在西剑流。”

 “光大西剑流,统一霸业一直是义父的心愿,他寄望复活流主,用绝对武力让西剑流统治天下,到时天下一样会和平。”

“总司,西剑流有太多我们要守护的东西了,那是我们的家园,有恩重如山的义父,还有信和泪等兄弟手足。虽然西剑流刚挫败东剑道,拿下东瀛的势力,但势力未稳,虎视眈眈的暗藏势力到处是,义父又计划着中原拓展,你的此刻离开对义父就是失去重要臂膀,对西剑流最大打击。”

“所以我会留下守护着我们最重要的东西!”

“总司,你好之为之。”

长年练武,刀山火海,让身为女子的伊织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魄力和英姿,可是眼前的人明明就比自己瘦小多了,像这样抱过住,就可以把瘦小的肩膀揽住。。。

相拥半刻后,两人才依依不舍分开,也许下次再相见便是仇人了。

宫本将腰间一直陪伴自己的佩刀解下,放到伊织手中。

“伊织,让泪照顾你。。。不要等我。”

伊织结果佩刀,按在自己胸口,深深吸过一口气,决然对上宫本眸子。

“宫本,你走吧,以后我的人生再和你无关。”

早在他来之前,早在雨水淋透自己之前,伊织便知道自己决定,自己和宫本一直要守护的东西,如今宫本要走的路将是一条和自己交错的路,紧抓着佩刀,伊织背对着宫本,一直在他身影消失在雨中,泪才流下来。

雨仿佛是无尽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来只是想写简单的宫本和伊织的故事,不要过多描述,不要过多内容,两个有着同样信念却不同路的两个成年人的爱情故事。

想想一个离开西剑道,创立和自己恩义对立的组织;一边守护组织却一边等待爱人的女子,我很心疼师娘呢。


宫本总司 天宫伊织

今天,伊织练功练了一上午,督促她的鬼哭大人让她停下休息,伊织谢过鬼哭大人后,便把大刀架入武器架,抹了抹身上的汗就跑出去了,半路撞到迎面而来的义父,又照常被念叨:女孩子举止要得体,像这样在路上跑跑跳跳不成样子,练功之后就要赶紧沐浴更衣。伊织乖巧顺从义父的话,待慢行到义父转角不见,又大大咧咧往外跑。

西剑道封地里有一处活水湖,湖深处野生了一棵百年樱花树,前人便在周围种植片一片樱花林,在湖上架了一道红木桥。伊织跑过红木桥,到达湖边的百年老树,果然找到了宫本。

正值樱花初开时,零零散散飘下点樱花芽和花瓣,此时人烟也少,茂盛的百年老树足够在自己盘根地下铺一层柔软的花瓣花芽,宫本正躺在树下,看着树冠斑驳的光影。。。

“总司!”少女清脆的声音唤回树下走神的灵魂。

“伊织。”少女奔到他前面,喘着气。

俏丽的人儿,闯进斑驳的光影里,在逆光中,粉红色的长发笼了来,额头上的汗珠晃着银色的光。宫本一时觉得像在梦里。。。

“总司,我今天把大刀挥了两千九百下,鬼哭大人说我最近进步不少哦。”

“然后他今天就早点放我。我猜你肯定在这边,所以来找你了。”少女一边说一边躺下来,毫无避忌靠在他身侧,宫本见状,在她连头也躺下来时候,正好伸出左臂给他枕着,碰触到柔软结实的手臂,少女侧过头来对宫本大大裂了个笑。

“我在找你路上遇到义父了。”

“那他肯定又念叨你不像个女孩子。”

“义父真是,我学武怎么可能还能像其他闺中千金那样,这太矛盾了。”

“莫忘了是你要学武,义父本来就要你好好做个西剑道千金,让你知书达理,琴棋书画,再不济像信学谋略,也能是个安静的人。”

“义父和鬼哭大人都说我是练武天才,为什么要白白浪费呢,你和泪、和信都有练武,我也想。这样等我们学成后就可以一起守护义父守护西剑道了!”

“而且谋略这种事情,信学得最好,现在证明了我武功学得比谋略好,比琴棋书画更好!”

“哈哈,伊织武学得再好,我也只想伊织能跟普通女孩子那样无忧无虑生活着,而我一定会好好守护着你。”

“我也会好好守护总司。”

互相爱慕的男女,总是有着许多美好愿望,美好的向往,但信念无论是时间还是磨难都不会改变。

“总司。。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有没有闻到我身上汗臭味?”

“呃,有点。。。”

“啊~”

这时一阵风吹过,漫天的樱花仿佛把地上两人都裹起起,包在樱花瓣海洋里,满目粉色,惊呆两人,美好记忆也藏进两人的灵魂深处。

瞬间后,两人埋在樱花瓣里,宫本扫落脸上花瓣,留一瓣在鼻尖,说道

“这样便闻不到了。”

少女悦耳的笑声飘在空中。